设为首页    加入收藏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历史上的今天     
文章搜索:
学生天地
首页.>>学生天地>>微文小议>>
五月
发表时间:2019年11月19日 浏览数:

 

农历五月,纸笔摩挲的是五味杂陈。

说起农历的初夏五月,那糯米的香糯粘滑也就到了。粽叶青翠,裹着雪白的糯米和赤红色的枣子,这是曾祖母爱吃的北方粽子。不知是从小对红枣的味道有一些抗拒,还是不喜甜味,又或是觉得无肉不欢,所以在端阳之时,我从不会去碰曾祖母她们几位包甜枣粽子用的枣子。曾祖母知道我不喜枣味,却也总是佝偻着瘦骨嶙峋的背,可能是因为高兴吧,额头和嘴角两边深深的皱纹都好像蓄满了笑意,早已不再光滑的双手轻颤着,把刚从锅中煮好,还带着一串水汽的甜枣粽递给我。我呢,就把烫手的清香粽叶剥开,用竹筷把深红油亮的玛瑙枣夹出来,笑眯眯地还给曾祖母,而自己捧着珍珠一般的米团大口吃起来。尽管我不爱的枣味已经和糯米相融在了一起,每次却也吃个精光,这也真是奇怪。现在想想可能是伴着曾祖母的謦欬吧,我才有吃完甜枣粽的动力。

五月端阳,真是让我魂牵也梦萦。家住温州,所以在端阳之时,除了吃粽和赛龙舟,家家还有吃薄饼的习俗。事实上,和香糯可口的粽子相比,我比较喜欢清爽鲜美的薄饼。

端阳,全家都会起个大早,母亲和祖母去菜场集市里购买包粽子和做薄饼所用的食材,父亲一人将其准备妥当,剩下的,祖父和曾祖母就一同承包了。“品尝”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头等大事,也是我在忙碌的端阳之中唯一能做的事情了。所以在所有人正忙得热火朝天之时,刚被祖父和父亲撵走的我,没过多久又跑到已经装不下人了的厨房,靠着用白漆刷过但还粗糙的墙,(装出)一副快饿晕过去的样子念叨着:“我要吃粽子!我要吃薄饼!”全家正忙得不可开交,厨房里没有一个人理睬我。可是在我隔三差五的打扰之下,曾祖母笑着露出已经不齐的牙,指指桌上的薄饼用方言说:“先吃曾祖母做好的薄饼垫垫肚子吧!”这下我可高兴得不行,张牙舞爪地搜刮走盘里的薄饼坐在一旁美美地享受。

我喜欢曾祖母做的薄饼,因为我曾经调皮摊开过已经卷成圆筒状的成品,吃掉里面所有的馅,那种满满的幸福感,就像是曾祖母粗糙的指尖摩挲着我的脸颊一般,然后举着薄饼皮细细端详。我发现,她烤的饼皮形似圆月,薄如绢帛,还隐约可以看见饼皮后的东西呢,模样就长得就让人垂涎三尺。时间一久,我觉得这是我比较爱吃薄饼的最大一个原因。

不过,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吃过曾祖母做的薄饼和没有甜枣的甜枣粽了。现在咂咂嘴,薄饼鲜美的味道还是刺激着舌尖上的每个味蕾,粽子中糯米的黏腻口感依旧在口腔里不断碰撞回荡。就在那个我爱的初夏五月,我最亲最爱的曾祖母,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!我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连曾祖母的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;我无法相信,以后的每一个端午我将再也吃不到有着曾祖母味道的甜粽和薄饼了!

在那之后的每年的五月,我再也不去触碰那曾经有过曾祖母味道的甜枣粽了。也许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甜枣粽;曾经的喜欢,也只是因为那上面有着曾祖母浓浓的爱。可如今,甜枣粽成为勾起我无尽思念的伤心之物;每年的五月,我都把满眶的泪水送给我最爱的的曾祖母!如今,在这美丽的五月端阳之时,我不再吃甜枣粽;但那又甜又糯的有着曾祖母味道的甜枣粽,已经深深地,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我的端阳,我的甜枣粽,我把它们给予我一生的温暖和感恩,留给我深爱的曾祖母。

唉。粽香上来,敲打五月的窗,落地成伤。

 

曾经,五月端阳,幸福满满;而今,粽香拂窗,落地成伤。在作者笔下,五月,是一个美丽又忧伤的季节。曾祖母的甜枣粽,曾祖母的薄饼,让作者吃出了爱的味道,享受到了亲人的温暖。所以,枣粽、薄饼乃至端阳,已然承载了作者深深的怀念与感恩之情。文笔质朴而不失细腻,情感真实且颇为感人,是能拨动你我心中那根琴弦的!

(指导老师:周芳)

 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